上海贵酒涨幅超过142%:但酒类业务还在亏损 没有生产基地 通过贴牌销售

发布时间:2021-06-02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五谷财经

近年来,白酒持续成为A股的热门板块,但凡哪家上市公司沾上白酒,就能“一夜蹿红”,股价也会飙升,比如大豪科技,再比如上海贵酒(股票简称“ST岩石”)。

5月31日晚间,上海贵酒发布了《关于申请撤销公司股票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将于收到上海贵酒申请之日后的10个交易日内,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撤销对本公司股票实施的其他风险警示。

据悉,因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上海贵酒股票已于2017年3月29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虽然2017年上海贵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正,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但由于公司相关业务转型尚未完成,主营业务处于发展初期,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上海证券交易所于2018年2月9日起对公司股票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然而,2020年,上海贵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皆为正数。

因此,上海贵酒于2021年5月10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2020 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并对《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上海贵酒对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3.9.1条关于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规定进行逐项排查,公司涉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上海贵酒认为,符合申请撤销其他风险警示的条件。

鉴于上述原因,上海贵酒董事会已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了撤销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申请,并于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申请撤销公司股票其他风险警示的议案》。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审核期间,上海贵酒不申请股票停牌,公司股票正常交易;公司股票能否被撤销其他风险警示,尚需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审核确认,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然而,资本市场却疯狂追捧上海贵酒,2021年以来上海贵酒股价涨幅为142.91%,涨幅远超大盘。

《五谷财经》注意到,截至6月1日收盘,上海贵酒的市盈率PE(TTM)在600倍以上,处于高水平中,不仅显著超过了其他白酒上市公司,也盖过了科技类上市公司。

2019年开始,上海贵酒逐步收缩保理业务、大宗贸易业务及融资租赁业务,并初涉酒类销售业务;2020年,上海贵酒不断聚焦核心主业发展,通过近一年的商业模式创新和运作,已先后形成了自有品牌和营销模式。

资料显示,上海贵酒的白酒销售业务模式分为四种,即团购、经销商模式、特许加盟连锁及线上零售。

团购的业务模式为公司在全国各个区域拓展各种类型的企业团购用酒客户,通过标准产品和定制产品满足企业的自用、收藏、送礼等相关需求。

经销商模式为公司在全国各区域发展具备分销资质、有一定的分销网络或圈层资源、愿意代理公司产品的客户。

特许加盟连锁模式为公司子公司上海军酒旗下开展军酒坊终端渠道经销门店,通过吸纳/招募退役军人为主的经销商,以“专为退役军人打造创业就业连锁品牌”为核心业务模式。

线上零售模式通过在天猫、京东等第三方电商平台,以自营开店的方式销售酒水产品给终端消费者。

然而,2020年,上海贵酒的主营业务尚不稳定,一是2020年1-12月,上海贵酒得营业收入约为7971.77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2.19万元,其中酒类销售业务收入为5878.96万元,公司目前白酒业务规模和销售收入尚小。

而且,上海贵酒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商业保理带来的利润之外,酒类业务利润处于亏损状态。

另外,2020年,上海贵酒的员工人数仅为48人,同时公司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主要通过委外贴牌生产再进行销售,公司主营业务有待进一步加强。

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贵酒的酒类销售业务毛利率为33.10%,2020年白酒销售业务毛利率为39.77%,随着业务量扩大和品牌知名度提升,毛利率水平有所增加。

2020年年底,随着控股股东将高酱酒业52%股权无偿赠与上海贵酒后,上海贵酒实现了酒类生产和销售的业务整合,公司酒类业务全产业链打通后,作为酒制造业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将得到有效提升。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